株洲文物网

见证历史 守护和平

时间:2019-08-15 21:00:09  |  来源:国家文物局  |     |   录入:admin

风雨潇潇,挡不住人们对和平的热爱和向往。

一波又一波的观众来到湖南省芷江受降旧址,参观受降纪念坊、中国人民抗战胜利受降纪念馆,铭记历史、缅怀先烈、珍爱和平。


历史的见证

1945年8月15日,日本政府宣布无条件投降,8月21日至23日,日本投降中国战区受降典礼在湖南省芷江县举行,侵华日军在此交出了兵力部署图,并接受了载有关于日军投降详细规定的备忘录,史称“芷江受降”。1947年,中国政府在受降地建立了“受降纪念坊”以纪念这场正义之战。

走进纪念馆,迎面而来的是巨型“V”字。中国人民抗战胜利受降纪念馆馆长吴建宏介绍道,英文字母“V”是Victory的第一个字母,代表“胜利”。中国人民抗战胜利受降纪念馆作为全国唯一一家纪念抗日战争胜利受降典礼的专题性纪念馆,通过“胜利的见证——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芷江受降史陈列”生动地再现了1945年8月21日至23日芷江受降的历史过程。

昔日的战争路线图,经典战役的模拟场景,泛黄的老照片,当年的旧报纸……把观众带回到那个战火纷飞的年代。

战时的芷江是“抗战前线的后方,抗战后方的前线”,作为重要的军事基地和中美空军联队的大本营,拥有中国战区第二大军用机场和较为强大的军事力量。得天独厚的条件,使芷江最终成为中国人民抗战胜利受降地。芷江,这座小城永远定格在了历史的一个重要坐标点上。

展览中展示的美国士兵约瑟夫·德拍摄并捐赠的很多芷江受降的彩色照片,日本投降过程及芷江全城欢庆抗战胜利的场景等真实记录在上面,吸引了很多观众驻足。

“这些照片反映了中国人民迎接胜利、见证胜利、欢庆胜利的历史。”吴建宏介绍,“约瑟夫·德捐赠时表示,芷江是接受日本投降之地,这些照片应该回归历史的发生地。”

吴建宏指着一张照片解释说,从这张彩色照片中,可以清晰看出,日方投降代表以国家的形式第一次打上白旗,就在湖南怀化的芷江,向中国人民无条件投降。

历史是最好的教科书,也是最好的清醒剂。芷江受降,印证了依靠武力对外侵略扩张终究逃不过灭亡命运的历史规律;芷江受降,铭刻着中国人民对战争苦难刻骨铭心的惨痛记忆;芷江受降,聚焦着中国人民迎来近代以来第一次反侵略战争完全胜利的高光时刻;芷江受降,见证着中国人民对先烈忠魂的无比崇敬和对世界和平的无限期盼。

“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的胜利表明,中华民族具有顽强生命力和非凡创造力,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没有打不败的敌人。”一位观众留言道。


一定要保护好展示好

看到观众聚精会神的参观,感人至深的留言,让吴建宏觉得所做的一切都值得。

1987年,20岁的吴建宏来到了这里。他由勤杂工做起,从讲解员、副馆长,到馆长。

吴建宏见证了芷江受降旧址从一块残碑到修复受降纪念坊,建设纪念馆、和平园的全过程。他记得,受降纪念坊是1983年复修、1985年落成的。当时,整个受降纪念馆占地仅12亩,只有受降纪念坊和受降堂两栋建筑。1992年,复原了受降大院,新建1500平方米芷江受降专题纪念馆,并成立管理单位“芷江受降园管理处”。

1997年12月,经湖南省文物局批复同意,将“芷江受降园管理处”更名为“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受降纪念馆”。

如今,芷江受降旧址从12亩的面积发展到由受降纪念坊、中国战区总受降会场旧址、受降纪念馆、湖南抗日战争纪念馆、飞虎队纪念馆、和平园组成的占地300多亩的格局。

作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第一批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全民国防教育基地、海峡两岸交流基地,芷江受降旧址及纪念馆开放以来,共接待观众3800多万人,来自世界8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国际友人60多万人。

30多年来,吴建宏却从来没想离开过,“这是责任、是坚守,更是信念。”

在中国共产党主张建立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旗帜下,全国各族人民、各民主党派、抗日团体、社会各阶层、爱国人士和港澳台同胞、海外侨胞广泛参加的全民族反侵略战争,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不可分割的重要组成部分,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受降旧址是中国人民十四年浴血奋战取得胜利的历史见证,也是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的伟大历史丰碑。

“那个重要的历史节点就发生在这里,它属于中国,也属于世界,一定要保护好、展示好。” 吴建宏说。

2015年4月,受降纪念馆陈列展览提升后,全新亮相。基本陈列“胜利的见证——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芷江受降史陈列”包括“正义的胜利”“历史选择芷江受降”“芷江受降”“全国各地受降”“彪炳青史的受降城”5个部分,丰富翔实的史料,充满时代气息的形式设计,让观众更充分地感受历史。?


收藏,为了更好的铭记

“文物征集工作是受降纪念馆最重要的工作,陈列内容的更新,资料实物的充实,宣传影像的扩大,科研水平的提高,都必须以藏品为前提。历史鲜活的展示更离不开丰富的文物。”吴建宏说,早在二十年多年前,受降纪念馆就成立文物征集班子,秉承以情感打动人、以执着感动人、以对事业的忠诚激励人的文物征集理念,积极开展文物征集工作。目前,已从海内外征集到珍贵文物和资料5000多件(套)。

在纪念馆内,芷江受降典礼现场照片前,观众凝神观看。照片清晰展现了受降仪式的场景。这张照片是当时中国受降主官萧毅肃将军的后人捐赠的。来之不易。

吴建宏还清楚的记得那是1993年,他为一批台湾地区同胞做讲解,交谈中得知萧毅肃一家人居住在台北的地址。

吴建宏如获至宝,从那年开始,吴建宏每逢重要的节日都会往那个地址发去贺卡和联系卡片。

一年又一年,整整十年过去了,萧家始终杳无音讯,寄出的信件石沉大海。

“虽然那位台胞提供的地址不一定正确,萧家也有可能已经搬迁,但我始终坚信他们总有一天会收到。”

2003年的一天,吴建宏突然接到一个从美国打来的越洋电话,对方说道:“我是萧毅肃的二儿子萧慧麟,这十年来您寄到我们台北家中的贺卡和联系卡片已经全部转寄到了美国。我们深深被您的诚意和精神所打动,我们决定将父亲的所有物品都捐给芷江,并且很快会来芷江。”

不久,萧家兄妹5次从美国飞抵芷江,将萧毅肃遗留下来的400多件珍贵文物,完整地捐赠给受降纪念馆,包括萧毅肃生平的照片、任命书、任职状、勋章、证书、衣物等,经由有关方面鉴定评级,其中9件被评为国家一级文物。

“这些物品不再属于萧家了,它们应该属于中华民族。”萧毅肃子女说。

金诚所至,金石为开。

“居住在台北的飞虎队员李继贤和居住在香港的飞虎队员林雨水,当年在芷江并肩打击日本侵略者,他们珍藏了大量的有关飞虎队在芷江抗战的物件,很多人多次想从他们手中收购,但这两位老英雄,被我们的真情打动,毅然决定把他们珍藏了60 多年的东西全部捐赠给受降纪念馆和飞虎队纪念馆。” 吴建宏说。

吴建宏有10余本通讯录,记载了多年来与国内外有关人员的联络地址、电话号码。凡是来受降纪念馆参观的抗战老战士、与当年受降有关的人员等,他都亲自陪同讲解,从他们那里获得有关信息,并一一记录在联络本上,以方便联系征集相关文物。

“国内也是文物征集的重点”,吴建宏介绍起来如数家珍:在芷江征集到了刻有铭文的受降桌、椅、沙发、办公桌六十五件,其中受降纪念坊1947年8月30日落成照片2张、和飞虎队飞机螺旋桨及残骸尤为珍贵;从东北征集了1945 年8月21日日本投降代表在芷江投降时乘坐的同款吉普车,从贵州独山战场遗址征集到40余件日本侵略者使用的铁壶,从雪峰山战场遗址征集到阵亡战士纪念碑等等。

2017年,受降纪念馆永久珍藏了由九三学社湖南省委、湖南老兵之家共同捐赠的1209份抗战老兵手印。

正是这些手印的主人,与千千万万的中华儿女一起,用他们的浴血奋战与壮烈牺牲换来了今天的安宁生活。

烽火已远、国耻不忘。

“收藏老兵手印并展示,让我们认识到自己肩上的历史责任,更好地继承和发扬抗战精神。”吴建宏说。


播撒和平的种子

经历了战争的人们,更加懂得和平的宝贵。

2005年9月,第二届中国芷江·国际和平文化节期间,来自世界各地20多个国家的和平人士代表以及和平组织、老兵组织代表与中国的老战士代表、受降见证人、专家学者代表齐聚芷江,共同见证了表达向往和平的《芷江和平宣言》的签署:

“我们同在一个地球,实现人的自由、平等,创造一个和平、繁荣的世界,是我们共同的追求。和平是人类通向和谐、平静、幸福、安康的通途。在人类历史进程中,我们有过梦魇和痛苦。战争,尤其是两次世界大战,破坏了文明秩序,阻碍了社会发展,给人类造成了巨大的灾难。正因如此,越来越多的人向往和平,选择和平。但世界并不安宁,和平仍须努力。”

“忘记历史,就会重复历史,我们绝不能让历史的悲剧重演。在纪念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60周年之际,我们相聚芷江,共同缅怀那些为和平献身的勇士,祈祷和平之福永存。”

“我们反对战争和一切恐怖行为,我们倡导平等、宽容、博爱。期盼不同肤色的人相亲和善,不同的民族平等友爱,不同的信仰理解包容,不同的国度公平发展。期望人类能消除冷漠、歧视、仇恨和纷争,在交流中消除偏见,在争执中执于理性,在发展中增强合作,在进步中担当责任,各尽所能,各展所长,构建和谐社会,共创美好未来。”

“让战争远离人类,让和平永驻人间。”

来自美国、俄罗斯、韩国、法国、苏丹、乌克兰、泰国、罗马尼亚、丹麦等国家的爱好和平人士与中国各界爱好和平人士一道在印有《芷江和平宣言》的条幅上郑重签名。

中国芷江·国际和平文化节自2003年在举办以来,至今已经举办了5届。历届国际和平文化节期间,世界数十个国家的政要与友人和国内各界代表2000多人,参观了受降旧址和纪念馆。

“通过举办和平文化节,不仅要让人们知道芷江是中华民族扬眉吐气的地方,让世界了解芷江是日本投降的地方,更是播撒和平的种子,让历史告诉世界和未来,只有和平,国家才能繁荣发展,人民才能幸福安康。”吴建宏说。(徐秀丽)


上一篇:浙江义乌桥头遗址发现距今9000年左右上山文化环壕-台地聚落
下一篇:谢辰生:我一直坚信保护文物就是守护国家